那些零乱的往事/鱼和飞鸟回到绍兴,以前的

母婴学堂 admin 11℃ 0评论

那些零乱的往事/鱼和飞鸟回到绍兴,以前的那些同学朋友又都开始联系起来。因为本就是个懒散之人,宁可无聊的时候在阳光下转动手指打发时间,也不会去主动给朋友打个电话问问近况。所以被朋友称作最没心没肺之人。只是大家都是很了解很宽容的人,虽然手机号码几经变换,还是会有人打电话到家问我老爸,然后再打过来,头一句就是你个死女人、小笨猪,玩失踪玩上瘾了,然后就嘻嘻哈哈讲那些猫猫狗狗的事,比如就嘎,比如贝贝,或者表哥等等很多人。在跟他们讲电话的时候,那些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,都会一起卷土重来,像阳光下飞飞扬扬的尘埃,近在眼前,又恍恍然。今天就嘎又打来电话,长篇大论地说着圣诞的安排,像规划国家十年、五年计划一样。特兴奋。突然就想写写我们之间的故事,很平淡的,可能有点二百五的事。我跟他去上虞的时候,没告诉多少人,因为不想让朋友们过多知道我的生活状态,除了尚可依赖的感情,几乎一无所有。过着有点封闭的生活,以为锁住了一生的幸福。几个月后的一天就嘎打电话过来,哼哼哈哈得说,好啊,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,蜜月完了吧,该露面了,不怕发霉啊。我想象着她说话眼睛透过镜片直视你的样子,笑得肆无忌惮,我说是啊,是啊,过得好好的干吗来打扰我的幸福生活,有空多去修理你的PIGHAND,守着点,那么长的马拉松容易吗。她叫着,守什么守,榆木疙瘩,正愁批发不掉呢。诸如此类的,哪里有家新开的饰品店,哪里的东西在跳楼甩卖等等七七八八的事说得一发不可收拾,并呈递增的状态,隔一些日子就在我耳边聒噪,我说你节约点资源吧,现在就是绍兴开了迪斯尼我也不会再立马过来陪你晃悠了,忙着呢。往往这个时候,她的声音就一下变得有点伤感,说现在很少能和人这样没有顾忌得说话了,什么话都要在心里来回三遍才说出来,憋得慌,找不到出口,不找你找谁啊,有些人是谁都代替不了的。说得我心里有点潮湿,呵呵一笑说,那以后多给你打电话算是补偿你失落的心灵吧。我不会过多流露感情,生活中总是跟不相干的人相处的时间久,谁又会在意你开心与否,不如拥有常人的冷静。只是唯独对他,做不到冷静。感情纠缠着纠缠着就打了死结,只能一刀了断。伤人自伤。在上虞那个曾被称做是爱巢的小屋里,一个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他的东西早已陆陆续续被拿走,拿完了,就没有再回来的理由。在不大的空间里来回走,来回看,想着还有许多的温暖的记忆是不能被清空的,不管结局怎样,至少在当时是真心换真心的,只是都不能成全,在发现他有妻女后,我不能成全他的家庭,他不能成全对我的承诺。当然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完美的说词,其中的丑陋和处心积虑言明了,第一次的恋情就变得那么不堪了,不觉中又有什么弄脏了我的脸,说了不再流泪,怎么又…颓然坐在床沿,想着回绍兴以后先去哪里落脚,家是暂时不想回的,当初不顾家人的反对,坚决跟他在一起,现在又怎么能就这么回去。当然更多的是不想带太多的情绪回去,老爸的一生也可谓坎坷,谨小慎微,只求能过得安稳,无奈总不能如愿,妈妈的过早去世让生就厚道的他更加沉默,唯一的希望是女儿有平安幸福的生活。又怎能让他再去操这份心。拿起手机拨就嘎的号码,她接了就笑,女人,今天怎么不怕浪费资源了,难得啊。我听着她一如既往的声音,就觉得其实生活也没什么大的变化,只不过是生命中人来人去的过程而已,该来的来,该去的去,轮回交替而已。我用很嗲的,自己听了都哆嗦的声音说,我现在是三无人员了,你收留我吧,马上就过来,你赶快请假去吧,不要让我一个人流浪街头。“你无聊啊,想我了想过来就直说,什么三无人员,开这种玩笑,小心他休了你。”“已经休了,真的,呵呵,所以投奔你来了。”“啊……?真的啊……”她在那里嗯嗯啊啊得说不出什么话。“你给我正常点说话,不要试图安慰我,我现在只需要一个吃饭睡觉的地方,并且是免费的。”一个小时后,我拖着一个大箱子出了车站,她已经等在外面。见了我,跑过来帮我提箱子。我说行了,看你又瘦了那么多,就不给你增加负担了,别人看到会说我白长一身膘的。她给我一个白眼,“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安慰的话,看来都省了,浪费感情,我昨天刚辞职了,刚愁没人陪我晃荡呢,正好。”我说好啊好啊,那就不只我一个盲流了,明天上救济站吧,图个温饱就够了。以后的几天,白天穿行在繁华的大街,看到哪儿人多往哪儿挤,以前是最不喜欢热闹的地方的,不过热闹的地方可以不用思考。一家一家店逛过去,拎满一手的购物袋出来,连心里都是满溢的兴奋,奇怪人怎么能那么容易满足,不过是打发时间的同时小小得给予了自己一点。看来女人天生是为购物而生的。晚上经常去不见不散,一个不大的发艺中心,里面清一色的大男孩。服务第一质量第二闻名于那一带。第一次去,出来以后我贼兮兮得对就嘎说,有什么企图啊,看你跟他们挺熟络的嘛,对感情专一点,常在河边走会湿鞋的。她笑得花枝乱颤,是啊,我一向好色你又不是不知道,装什么啊,有风景谁不看啊。看你也跟他们说得火热嘛。我说我生来一话篓子啊。都是过客,谁会真的在意谁,只要当时是笑着,开心,就好。很多次早上醒来的时候,枕头上都有斑斑的痕迹,看到了,翻一个面过来。然后这个面又有了,再看到的时候就有些发呆了,夜晚黑了,沉静了,心里蛰伏的东西又蠢蠢欲动了。正呆着,她在旁边笑道,没给你吃饱啊,睡着了还流口水,唏哩哗啦的,发洪水啊。我说我想吃鲍鱼,想了好多天了,昨晚还梦到了,只可惜一闪就没了。她扯着嗓子朝客厅喊,老妈,有没有处理的鲍鱼买……嘻笑间,心底的忧伤被压了下去,也许真的会成为标本,再也没有生命,只是曾经存在的证明。一段以为会很难过去的日子,被两个小女子晃晃悠悠晃悠掉了,什么都可以代替,白天可以代替黑夜,未来可以代替过去,新旧交替更是人生的规律,学会结束才能学会开始。现在,我们又开始了各自的工作,我在柯桥,就嘎在绍兴,她是很恋家的那种女孩子,每天回家。我则不然,随工作地点而安,一直住在公司。努力工作也是对自己的一种犒劳,几年了,工作都一直很不稳定,跳来跳去,找不到方向。因为太在意自己的感受,总觉得所从事的工作磨平了激情,迟钝了感觉,现在想来只是厌倦的一种借口。所以尽管从事的还是很枯燥的数字帐目统计工作,至少会很认真得全心投入,工作之余伸个懒腰,同事之间说点琐事,生活平静,波澜不惊。其实真的不是一个会说故事的人,生活中的很多事,很多人都想记下来,留下点什么,待真的想写的什么的时候,又是零乱一片,有点不知所云,可能是理性思维少了点,总理不出个头绪。只能想到什么写点什么,雁过留声,过往的事也不要让它过去得悄无声息,记忆有消散的时候,文字应该能保留。白天是白的,黑天是黑的,空气是空的,时间是黑白的,故事讲完了,结尾又变了,你们也困了,我早就乱了……

转载请注明:防辐射服评测中心 » 那些零乱的往事/鱼和飞鸟回到绍兴,以前的
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test206447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