肉身的天使作者/苦菜开花也灿烂昨天晚上给

母婴学堂 admin 9℃ 0评论

肉身的天使作者/苦菜开花也灿烂昨天晚上给兰打了个电话,讲了四十分钟,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这么久的话了。高中的时候,我,兰,芬,我们三个是最好的朋友。不过高三的时候文理分班时我们三个人到了不同的班,而她们居然都各谈起了自己的恋爱,所以联系就少了些。我比她们早一年上大学,她们后来是在省内相近的城市上大学,离得很近,联系也就多些,而我只是和芬联系多一些,对于兰的信息多是来自于芬。几年下来好象也成了习惯。一开始应该是兰总是不想把她的事告诉我,或者是不敢吧,因为她高中的那次恋爱我就是很反对的。兰从高中到现在不知道谈了多少次恋爱,我从芬那里得到过多少次她换男朋友的消息,我都记不清了。这几年,我也只记得我对兰说过一句话,叫她别把自己弄得麻木了,失去了爱的能力。对于没经历过爱情的我来说,也就能说说这种大话。兰是很细心的,她会写信给我,说很多贴心的话,还有她无处不在的多愁善感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这些多愁善感变得不屑一顾,兰的来信也激不起我多少的感怀。只有一次我痛哭了一场。那次她写了好长,她刚刚做了一次人流手术,那是她第一次。她给我讲了她入大学以后所有的爱情故事,故事有点复杂,我也不想再提,但是那个小生命却并非她与她爱的人的结晶,她在手术后就对那个人非常坚决地提出了分手,虽然后来那个男的再多次找她也没有再让她动心。那年我上大三,二十岁,我所有的关于男女之事的知识全部来自于小说。她的经历,加上她的细腻的语言让我泪流满面,再想起以前在一起时的单纯时光,我终于变成号啕大哭,吓坏了全宿舍的人。大学四年我只有这么号啕大哭过一次,我心疼她受到的伤害,而且我觉得生活真的改变了,以前的那些单纯快乐的时光结束了,再也不会有了。兰的故事并没有结束。后来她和一个不怎么出色的男孩在一起,分分合合闹了好多次,最终还是分开了。闹得最厉害的一次是去年三月份,她甚至从学校请假跑到了我在的学校。芬给我描述过那个男孩的样子之后,我就料到他们会分手,因为兰是不安分的女孩,她是不会真的把自己的一生寄在一个那样的人身上的。不过是那男孩的纠缠正好满足了她心中的空虚和寂寞而已,她是很想被人爱的。去年她在我那的时候她说真的要和他分手了,我说行啊,只是分了就不要又回头,回头了你又会伤害人家的,也伤害自己。所以她回去后不敢告诉我她又和那个人在一起了,我其实都从芬的口中知道,但我也不说,我觉得我该说的已经说了,毕竟生活是她自己的。这次又是芬告诉我说兰又去做了人流,从上半年开始她一直和一个小他两届的男生在一起,也就是说,她今年毕业,而那个男的今年上大三。芬说手术的时候她去了,因为兰没有那么多钱,那个男的说怎么要这么多钱啊。我是不信任这样的小男生的,他知道什么,能承担什么。可是我还是不能这么直接地对兰说话,以前是因为我没有经历过爱情,我不懂,可是现在,我还是不懂她。生活是她自己的,让她自己去想吧。只是还是担心她,她的身体已经不怎么好了,影响到了她的工作,而现在,那个男孩开学了,回学校去了,我不知道接下她一个人的日子又会发生什么。她好象喜欢伤痕累累的感觉,这让她显得不一样,她总是说想飞,可是飞不起来。其实没有人拉住她,天使能飞起来靠的不是翅膀,而是因为她是天使。而兰是个长了肉身的天使,飞不起来了。

转载请注明:防辐射服评测中心 » 肉身的天使作者/苦菜开花也灿烂昨天晚上给
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test206447.com